您好,歡迎訪問中保天和!

今天:2020年07月24日

咨詢熱線:010 - 84264757

首頁
專項服務
解決方案
新聞中心
政策規范
技術前沿
專家視角

我司通過各種資源,力邀行業內的權威專家對時代熱點和相關政策法規進行解讀,站在信息行業的制高點,描繪行業的宏偉藍圖,促進行業的健康發展。 以專家的視角,用事實說話,力求前瞻性和權威性,為企業和個人的發展提供參考依據

關于我們

咨詢熱線:

010-84264757

中保天和1
中保天和2

關注中保天和官方微信

首頁 > 技術前沿 > 互聯網

0

互聯網下主場 什么是風口?來源:今日頭條     日期:[2019-01-04]

自2016年起互聯網流量的總體增長速度就已經放緩,互聯網流量紅利日漸殆盡,這也意味著以消費互聯網為主導的互聯網上半場即將結束,互聯網下半場馬上要到來。如今,互聯網企業想要“活下去”,轉型已是大勢所趨。

過去的二十年,互聯網發展的第一個階段,所有企業的價值源泉是流量。

今天所有互聯網領先的企業,從淘寶、微信、到谷歌,都是基于流量產生的巨大價值。

但是,我們已經能感受到簡單的流量效應已經無法再帶動社會繼續產生巨大的價值創新。

流量為王之后,我們需要新的玩法。

這個游戲規則,曾鳴將其定義為“協同效應”,這將是未來任何企業競爭的價值源泉。

協同效應的本質是相對于工業時代比較傳統的、封閉的、線性的供應鏈管理體制,整個社會用一種多角色、大規模、實時的社會化協同方式,基于網絡來創造新的價值。

這種價值創造,就是協同效應。

微軟是承前啟后的代表。

在PC互聯網時代,微軟憑借著windows和IE瀏覽器,擊退了Mac和Netscape,成為霸主。

但微軟顯然沒有跟上移動互聯網的步子,被蘋果甩了一大截,智能時代,微軟拿起云服務突圍,市值重回第一。

據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財年微軟收入超過1000億美元。

目前微軟的主要有三大塊收入組成:Productivity and Business Processes(生產和業務流程)、(投黑馬Tou.vc專注于文創領域的眾籌平臺)Intelligent Cloud(智能云團)、Personal Computing(個人計算機),其中Intelligent Cloud的核心業務Azure企業級云服務的收入增速在80%以上。

根據摩根斯坦利預測,微軟商業云服務的毛利率預計從2014年的15%增長到2021年的68%。

微軟將重攀頂峰。

01

互聯網上半場

我們靠流量

互聯網的上半場總體分為兩大部分,PC互聯網時代和移動互聯網時代。

這兩個階段全球出現了數以千萬計的企業、企業家,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充滿了機會,只要心里有夢,試著翻身一躍,總有機會成為錦鯉。

當然,也有很多小魚被大浪的勢頭唬住,進退不得或者重回穴中。

在PC互聯網時代,中國誕生了諸如阿里巴巴、騰訊、百度、360、搜狐、網易等互聯網公司。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一些原有的企業、企業家跟著時代不斷調整頻道,活了下來或者活的更好。

此外,又出現了如小米、今日頭條、美團、滴滴等新將。

這些企業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逐流量而居。

1.互聯網與BAT

1994年,互聯網正式進入中國。

互聯網給人們帶來了便捷的、點對點的信息傳遞方式。

那時,人們主要的聊天軟件是微軟的MSN、ICQ(我找你)等。

ICQ是第一個誕生的聊天工具,但ICQ這款軟件只有英文,而且十分難上手,所以在中國市場的普及范圍較小、人群較固定。

1997年,程序員馬化騰接觸到了ICQ,萌生出了要制作一款中國版的ICQ的想法,讓軟件的輻射范圍更廣,方便大眾使用。

1999年2月,一款名字為OICQ的聊天軟件伴隨著一只小企鵝出現在大家面前,騰訊公司創造的OICQ聊天軟件在很短的時間內打敗了國內的大多數聊天軟件,成為中國市場上最受歡迎的聊天工具。

1999年3月10日,阿里巴巴網站在馬云的家中誕生。

那時,外貿開始重新興起,馬云建立的電子商務網站連接了中國供應商和中外的一些企業客戶,在整個互聯網界開創了一種嶄新的模式,被國際媒體稱為繼雅虎、亞馬遜、易貝之后的第四種互聯網模式。

2000年,李彥宏、徐勇從美國硅谷回國,創建了百度,一路過關斬將,擊退谷歌中國,坐穩了中國搜索引擎第一的寶座。

至此,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奠定了互聯網時代的三大巨頭。

互聯網時代的鼎盛期也伴隨著幾家大公司的誕生而悄然來臨。

2.移動互聯網與小米

蘋果開創了智能化手機的開端,而小米則迎接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

2007年,喬布斯在舊金山莫斯康尼會議中心舉行第一代iPone手機發布會,向世界宣布,蘋果要重新發明手機。

在國內的雷軍受到啟發,他產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要用互聯網方式做手機,造福全球的每一個人,這是一個當時幾乎沒有人相信的瘋狂想法。

2011年8月16日,雷軍在小米第一代手機發布會上宣布,經過400多天的日日夜夜,小米手機終于見人了。

雷軍后來回憶當時現場的狀況,自己提前10分鐘到場,但已經擠不進去。

當雷軍后方的大屏幕顯示第一款手機售價1999元的那一刻,全場起立鼓掌長達30秒。

今年7月9日,小米在港交所上市,成為“同股不同權”的第一股。

3.移動互聯網與O2O

伴隨著移動互聯網的鼎盛期,2013年爆發了O2O潮,誕生了很多公司,“燒錢”這個詞用來形容當時的情景再合適不過了。

打車、訂餐、電商、支付....幾乎所有的細分領域都是動輒幾億、十幾億美元的融資金額。

當時的O2O市場更像一片血海,每個領域都充滿著火槍味的競爭。

巨大的風口下,是魚龍混雜的局面,當O2O的泡沫過去,留下的是真正高頻入口級的企業。

4.輝煌時代

在小米之后,騰訊的微信、今日頭條、美團、滴滴、抖音、快手、拼多多等公司相繼涌現。

2018年9月20日,在創辦美團的第8個年頭,王興在香港迎來了美團的上市,估值達到528億美元。

今年12月,快手創始人程一笑在演講中表示,快手日活躍用戶目前已突破1.5億,用戶使用時長超過60分鐘。

而2016年9月上線的抖音,目前的日活用戶已達2億。

流量、人口紅利讓這些企業獲得了大量的利潤,增長幾乎到達頂峰。

但隨著市場漸趨飽和,人口拓張乏力,新的拐點正在迎接它們。

5.輝煌時代的背后

2016年,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的轉型基本結束,移動互聯網迎來拐點。智能手機和移動互聯網用戶在不斷下降。

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的報告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同比每年下降3%。

此外,2017年中國移動互聯網月度活躍設備總數從2017年1月到12月僅增長了0.61億,同比增長率也呈逐月遞減趨勢。

流量總體增速放緩,互聯網流量紅利日漸殆盡。

經過兩年時間的野蠻生長,短視頻行業已經從藍海變成了紅海,增量市場逐漸到達瓶頸期。

艾瑞mUserTracker數據顯示:

進入2018年以來,中國短視頻行業月獨立設備數的環比增長率逐漸放緩,短視頻行業用戶紅利期已經開始消退,2018年9月短視頻月獨立設備數甚至出現小幅下降。

微信內容閱讀量、用戶增長量放緩,內容創業者開始了從線上到線下的遷徙。

線下的共享單車、打車市場、無人貨架市場也擴張乏力。

靠解決用戶最后一公里火遍大江南北的共享單車,引發了眾多創業者的追捧,線上的紅利少了,到線下似乎成了順理成章的事。

然而,泡沫滅了,結局就是眾多共享單車倒了、曾四次遷址新家地址、用獵頭招聘前臺、頻繁換帥、大范圍擴展市場的ofo掙扎著求生。

曾經中國“自行車第一鎮”,天津市區以西40多公里、隸屬武清區的小鎮王慶坨里的自行車加工廠人去廠空。

滴滴的打車市場亦然沒有墻,上海市場差點面臨美團的圍攻,而拓展全球市場的計劃也明顯困難重重。

2017年,接近50個玩家入局,投資金額高達30億,市場估值近千億的無人貨架,由于貨損率、產品脫銷、高昂的運營成本,太多人倒下了、掙扎著。

擴張、市場、領地作為燈塔的光不那么明亮了。單純靠紅利、風口活下去的年代正漸漸遠去。

種種情景都顯示了不樂觀的狀態?;ヂ摼W上半場似乎已近結局。

接下來的互聯網下半場,不會像之前那樣順利了,有一場硬仗正等著我們。

但是,來者無懼。

就像任正非所說的,要將外部環境的壓力變成倒逼我們業務創新與管理改進的動力。

外部環境雖然逐步變壞,但未來世界數字化、智能化和云化的空間很大。

我們只要在技術上創新求真,踏踏實實的干出尖端成果,組織有活力,員工有干勁,公司還有生存與發展的基礎與能力的。

6.接下來的增長是什么?

消費升級帶來的產業升級。

著名經濟學家王德培在《中國經濟2019》中提到,從“三駕馬車”來看,消費依然是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首駕馬車”。

王德培說,消費升級的方向就是產業升級的重要導向,只有圍繞消費市場的升級趨勢,才能在產業上優化結構,提升產業競爭力和附加值,促使產業升級。

02

互聯網的下半場

我們要內生增長

什么是風口?

京東大學能力發展與生態合作中心總監岳建軍說,風口就是你剛關注或者沒有關注的時候就過去的事。

僅2018年這一年,我們就聽聞了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物聯網這一系列概念,這些名詞被專家學者們提過很多次,他們正在發生,但很多人只知道概念。

這個時代正在發生的東西跟我們的關系是什么?這些東西如何才能更好地為我們服務?

我們追溯到互聯網下半場的核心—產業互聯網。

馬化騰今年提到了產業互聯網,并認為,互聯網的下半場是產業互聯網。

王興在內部講話中,將下半場分為三個層面:

一是美團點評這家公司要進入下半場。

二是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這個行業要進入下半場。

三是中國的產業、中國的經濟要進入下半場。

四是全球的經濟和政治要進入下半場。

下半場的關鍵是什么?

高質量生長。

在之前的30年,(投黑馬Tou.vc專注于文創領域的眾籌平臺)我們一直追求高速度增長,讓GDP變大,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國家。

30年之后,高速度“增長”無法持續,我們就必須轉。

轉型最重要的在于持續下去,“活下去”是一個根本的選擇。

創業黑馬董事長牛文文在近期的發言中談到,整個投資界已經回到了兩個基本的價值觀:

第一,你有沒有底層創新、原始創新。我們不需要你再做流量創新。

第二,你雖然有很多用戶,但很虧損,而我們希望看到你有一個規模盈利的現實和未來。

由此,有沒有底層創新、能不能規模盈利成為了根本。

從企業發展三段論來看,我們從依靠市場驅動,走向了依靠領導力驅動和創新驅動。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要重談存量。

為什么要重談存量,我們先從存量的概念入手。

什么是存量?

根據百度百科介紹,存量市場說的是市場現存已被看到確定的,競爭講的是市場份額,常見是價值鏈競爭(也就是全面競爭每一個環節),海越來越紅。

它不同于增量市場,增量市場是市場邊界在擴散,整體量在提升,甚至可以蠶食別的類似品類的市場,整體規模在增加的市場。

陳春花在《激活個體》里談到,存量要做激活,就是將傳統的業務激活,但不能簡單砍掉它。

使原來保留的東西不能成為包袱,甚至要釋放空間讓你去做新東西,這才叫做存量激活。

她將存量激活里最重要的事歸納為三件:重構成本、組織解構、激活個體。

那么,存量和創新驅動、領導力驅動的關系是什么?

存量是創新驅動和領導力驅動的基礎,只有做好存量,才能更高地實現創新驅動和領導力驅動。

1.我們要重談存量

重談存量,首先要在組織結構上進行調整。

①阿里、京東、新東方、騰訊、小米

今年,阿里、新東方、騰訊、小米等企業相繼進行了組織架構調整,以面對越來越不確定的外部市場,增強自身的存量優勢。

5月24日,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發布文件,對集團組織結構進行調整,形成九大業務板塊及系統,以使相關業務板塊之間的協同效應更為突出。

9月13日,雷軍通過內部郵件的方式,宣布了小米集團最新組織架構調整和人事任命,同時將電視部、生態鏈部等四個業務部重組成十個新的業務部。

9月30日,騰訊通過官方公眾號發布了一篇名為《騰訊啟動戰略升級:扎根消費互聯網,擁抱產業互聯網》的文章,宣布騰訊進行企業組織架構大調整。

11月20日,京東金融宣布更名“京東數字科技”,京東金融成為旗下子品牌,并成立與其平行的京東城市、京東農牧、京東鉬媒、京東少東家等部門。并提出用互聯網來養豬。

11月26日,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以公開信的方式宣布了新一次的調整方案。

近年來,阿里一直在向技術領域傾入心血。

本次架構調整,則將原有的阿里云事業部升級,阿里云事業群升級為阿里云智能事業群。

關于阿里云智能事業群,張勇在公開信中表示:

集團過去幾年在實施中臺戰略過程中構建的智能化能力,包括機器智能的計算平臺、算法能力、數據庫、基礎技術架構平臺、調度平臺等核心能力,將全面和阿里云相結合,向全社會開放。

中國幾大互聯網巨頭,在一年多的時間內幾乎全部進行了組織結構調整。

有贊創始人白鴉也在近期的公開信中將未來公司的協作方式做了調整,將管理者變為負責人。取消所有有贊人的“官職”。

除“上市公司”必須的董事長、總裁、董事、CEOCFOCMO風險管理…等需求外,有贊不再有副總裁、總裁、總監之類的職位名稱。

市場增長乏力下,企業重新配置資源、優化組織、系統布局人力資源,以增強自身的內生力,成為了必須要做的事。

②海爾

2005年,張瑞敏首次提出“人單合一”的管理模式,即“人”是員工,“單”是用戶,“合一”就是把員工和用戶連到一起。

張瑞敏說,在互聯網時代,用戶與企業的關系正在發生改變:

第一個改變就是企業和用戶之間是零距離。

從原來企業大規模制造變成大規模定制,所以生產線要改變。

“從組織上來講,他們將企業的一個串聯結構變成一個并聯結構,就是將傳統的研發、制造、銷售等部門,把他們變成一個面對用戶的并聯組織。

以至于用戶提出要求,員工馬上就可以進行回應,24小時之內決策,這就體現了并聯組織?!?

“線性管理可以完全按照我自己的想法,一步步的推進。但是非線性管理是根據用戶,用戶要什么,我馬上要改變什么。這就是非線性管理,其實非常困難?!?

海爾甚至為了基于用戶的概念,把整個組織都打碎了,一家8萬人的企業裁掉了6萬人,變成了2萬人,三個人就是一個經營單元。

第二個改變是去中心化。

互聯網時代每個人都是中心,沒有中心,沒有領導,因此科層制也需要被改變。

第三個改變是分布式管理。

全球的資源,企業都可以利用,全球就是企業的人力資源部。

他希望把海爾變成一個生態企業或者生態組織。

③有贊

有贊創始人/CEO白鴉在近期發布的全員信中介紹了有贊的思考和接下來的行動。他重點提到了業務能力、組織能力兩大方面。

在用人方面,白鴉說,“3年內,需要超過36位36歲以下的高級管理人才負責絕大部分的業務單元,需要300位30歲以下的在重要崗位上扛大梁的年輕人。

未來的新人招聘中,必須超過10%的應屆生,要求高智商、高潛力、高文化認同,并且給予高起薪?!?

年輕、高水平的員工將得到管理者更多的青睞。

2、如何重構成本?

①新技術賦能B端

近年來,阿里、騰訊、小米、華為等公司紛紛布局云服務、大數據服務、物聯網。

今年9月30日,騰訊公布調整其組織架構,將騰訊七大事業群變六大,撤銷三大事業群,新成立兩個事業群。

騰訊的此次調整被看作是為未來的轉型做鋪墊,騰訊把目光轉到了B端,加大了對產業互聯網的布局。

小米在物聯網上的投入也進一步加強,在第三季度,全球智能可穿戴設備出貨量達3200萬臺,并且迎來了兩位數的增長,同比增長幅度達21.7%。

全球智能可穿戴設備銷量前四位廠商依然是小米、蘋果、Fitbit以及華為。

但是與上一個季度不同的是,小米憑借690萬臺的出貨量以及21.5%的市場份額成功反超蘋果登上榜首。

②TO B端要多關注三、四線城市

Pony在2018騰訊員工大會上將成為“最受尊敬的互聯網企業”分為三點:

一是要與時代同呼吸,與國家同命運。

二是用產品和服務改善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

三是跟生態中的開發者、產業合作伙伴和諧相處、共同發展。

“這三點做到了,對未來20年的發展才更有底氣和信心?!?

所以,有擔當的企業要用產業互聯網下的產品和服務為三四線城市的產業提升效率或降低成本,改善老百姓生活。

以服裝品牌為例。

因為滿足不了90后的個性化需求,以前靠著打廣告、拓展城市市場發家致富的自有服裝品牌,2012年出現了大規模的整個全行業的庫存積壓。

2013年崛起的O2O救了很多服裝品牌。但仍然不能根治傳統服裝品牌的痼疾。

如今,很多三四線城市的服裝業仍存在很多問題,有十幾年羊毛衫歷史的煙臺海陽市,如今的羊毛衫制衣和10年前幾乎沒有什么差別。

費時費力織出來的一件衣服,因為脫離市場需求而滯銷。

“沒有什么新工具,機器制衣的效率還是偏低,分銷的渠道也比較少,加上勞動力成本偏高,現在賺錢越來越困難了”,一位毛衫加工廠的廠長告訴筆記俠。

另一位是一家個人羊毛衫制衣商,她告訴筆記俠,“因為年紀大了,眼睛不能長時間盯著機器針,否則就會酸疼”。

“5、6年前制的衣服現在家里還有存貨,就是因為效率低、樣式跟不上潮流”。她嘆氣說道。

怎樣用產業互聯網的思維來幫助這些三四線的經營者、勞動者,現在的時機到了。

以小程序為例。

產業互聯網對居民生活的幫助有些已落到實處。小程序算是一個。

家住唐山市樂亭縣的張玥開了一家占地30多平的商店,之前她會把自家賣的東西發到朋友圈,就是所謂的“微商”,但隨著朋友圈的點擊率不斷下降,微商也越來越難做。

除了線下,現在她有兩種方式賣自己的產品,一是通過美團外賣、一是通過餓了么。

她最近在琢磨著給自家超市開發一個小程序,“小程序和外賣配送連在一起,這樣就省去外賣平臺的平臺服務費,一般100塊錢省15?!睆埆h告訴筆記俠。

當移動互聯網出現,用戶和服務無縫連接的時候,過程中產生的巨大數據量,可以被AI分析,為企業提供云服務,在小程序上接觸用戶的時候,其實各行各業的能力也提升了。

3.新技術賦能B端遇到的問題

陳春花在一次演講中提到,轉型最重要的是改變所有人的行為習慣。

人的行為習慣是最難改的,而且是最不想改的。

①轉型過程中的管理與文化

現任國家信息中心首席經濟學家、研究員,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祝寶良將目前企業家面臨的壓力來分為四個方面:

其中一點是,在技術進步的過程當中,我們的新業態、新模式發展得很快,但是舊動能還在,新舊動能轉換的過程當中,確實存在很多的問題。

以微軟為例。

微軟市值達重回全球市值第一的成績單背后,藏著改革過程中的為難與艱辛。

(原標題:上半場是互聯網的主場,下半場是傳統業的回歸)

2010年底,曾負責微軟云服務的雷·奧茲在一份長篇的內部備忘錄中宣布他要離開微軟。

他在離職的電子郵件中寫道:“一個無可辯駁的事實是,在任何一家大型組織,任何艱難的內部轉型,都必須從內部突破。在PC時代達到輝煌的微軟,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突然迎來了眾多強大的競爭對手,亞馬遜、谷歌、Facebook等不斷挑戰著它的霸主地位。

為了保持強盛的競爭力,微軟做過多次嘗試,其中就包括云服務。

2008年以來,微軟內部著手開發一個高度機密的云基礎設施產品,代號為“赤犬”,以應對亞馬遜AWS。

“赤犬”在公司構架上被放在曾經誕生了Windows服務器和SQL Server的服務器與工具事業部(STB)。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但是,STB部門沉浸在服務現有能夠產生現金流的客戶群,“赤犬”被STB領導層忽略。

高達87億美元的研發投入也幾乎打了水漂。

微軟的云業務在公司組織以及文化方面的挑戰下步履維艱。

納德拉上任后,將云服務一步步做了起來。

2018年,他在描述這場驚險的轉型時說,云業務讓我得到一系列以后都要謹記在心的教訓。

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領導者必須同時看到外部機會和內部的能力與文化,以及他們之間的所有聯系。

以某金融科技公司為例。

王明創辦的金融科技公司是為整個二級市場基金行業產業鏈上的資金方、渠道方和投顧方提供服務。

因為金融機構和私募基金間存在信息不對稱,新系統的作用就是在數據的基礎上提供算法,將資金方和資產方嫁接起來。

但是現在看來,業務進化中的困難還是很多。

王明說,“來找我的人,很多根本聽不懂我在說什么,我挺郁悶的”,他很想他的來賓能懂他的產品。

他的很多來賓,比如傳統的金融機構,已經習慣于之前的業務操作模式,而不想通過互聯網化、智能化的方式。

比如線下對接一些銀行客戶,來找他無非是想問一下新系統是什么樣子的,但有些來賓還是不太理解怎樣用更簡便的方式為自身的企業提升效率。

產業互聯網剛開了個頭,互聯網的下半場貌似還有很多事要做。

傳統機構和B端接洽中遇到的困難其中的一部分,怎樣在增量不足,紅利匱乏的情境下保持存量的不斷迭代,是所有企業該考慮的事。

王德培在《中國經濟2019》中說道,走過風云激蕩的40年,中國來到改革開放再出發的當口。

一邊是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以及社會主要矛盾的轉化。

一邊是美國掀起貿易戰,外部環境的惡化。

不管是峰回路轉,(投黑馬Tou.vc專注于文創領域的眾籌平臺)還是層出不窮的矛盾危機,都注定了2019年將延續2018年的“破”。

加之國家、企業、資本、科技成為主導未來格局的四大因素,新的生產、交換、生活方式的改變,中國正拉開后改革時代的序幕。

訪問統計: 77652 人次 江西十一选五正规吗